电脑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脑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斩断侵害公民个人信息利益链

发布时间:2020-07-13 11:44:41 阅读: 来源:电脑桌厂家

——公安部门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集中行动纪实

为打击非法买卖个人信息行为及其滋生的下游犯罪,公安部于4月20日组织20个省区市公安机关,统一开展严厉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集中行动。

截至4月23日,各地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936人,依法刑事拘留978人,挖出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44个,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024起,有力打击了此类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揭开贩卖个人信息利益链

从“源头”到“数据平台”再到“非法调查公司”,三者从上到下构成了金字塔形的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利益链条。其中,作为泄露公民信息及引发下游犯罪的罪魁祸首,“源头”是这次集中行动打击的重点。

4月20日11时,当办案人员走进河北省保定市工商局信息中心办公室时,犯罪嫌疑人刘某头也没抬便说:“等下,一会儿再给你查信息。”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作为此次专项行动重点打击的信息“源头”,他早已被警方锁定。

警方透露,从2010年起,犯罪嫌疑人刘某便利用职务之便,开始出售在保定市工商局注册的企业信息,两年多的时间里获利6万多元。

在刘某被缴获的电脑上,记者看到了一个详细的信息销售价目表。5元一条“粗”信息,包括企业注册号、经营范围、地址、办公电话;20元一条“细”信息,涵盖企业法人、股东及相关个人信息。

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市区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刘某2010年通过互联网结识了买家“尚同事”,此后,他不断将从工商局系统和档案室中获取的个人和企业信息卖给“尚同事”和另外两个买家。

刘某的下家“尚同事”,即是金字塔中间的“数据平台”,也称中间商。通常,中间商会从不同的“源头”低价购买大量公民信息和企业信息,之后再加价卖给最底层的“非法调查公司”。有时不同的中间商也会互相买卖信息。

在买卖中,中间商会对信息进行分类,以卖出高价。例如在湖南长沙破获的一起案件中,警方从缴获的电脑上,发现了一份名为“浙江富豪20万电子版”的文件,里面有浙江各地富豪姓名、手机、车辆、所在地和个人资产信息。在“个人资产”一项,多数富豪都在3000万元以上,甚至还有亿万富翁。

处在金字塔较低层次的是各种调查公司、私家侦探、讨债公司、各类中介等机构。其中一些中介机构出于商业目的,批量购买特定人群信息,谋取经济利益;另外一些机构则打着咨询服务的旗号,借助非法购买的信息,进行“婚姻状况调查”“情感危机挽救”“企业打假”“商业情报搜集”等活动,非法获得高额收入。

覆盖全国的犯罪网络

据公安部相关人员介绍,从专案情况看,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这一犯罪行为十分猖獗,呈现覆盖面广、涉及信息量大、作案手段隐蔽等特点。

首先,此次抓获的44个“源头”不仅地域分布范围广,而且涉及金融、电信、教育、医院、国土、工商、民航等多个行业。非法调查公司数量众多,在全国大中城市普遍存在,北京、广东、江苏、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尤为严重。

其次,非法买卖信息内容涉及公民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4月20日中午,警方在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他城B座一出租房捣毁了名为“中国资源部”的数据倒卖团伙,在屋内的两台电脑中,警方发现了上千个数据包、近1.5亿条数据,内容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公民个人信息,其中不乏企业、银行、车主、考生、手机信息等多种形式的资料。

另外,借助互联网上的虚拟身份和银行转账的付款方式,犯罪行为隐蔽性强。而且通常一个链条上的“源头”、“数据平台”和“非法调查公司”不在同一个地区。在4月20日的集中行动中,河北省石家庄警方一举打掉了13个非法调查公司,但在锁定证据的过程中,警方发现很多调查公司的信息都是从省外购买,为案件下一步侦破增加了难度。

“这些犯罪分子彼此之间可能并不认识,只是借助互联网实时、快捷地进行交易,在虚拟空间形成了巨大的信息犯罪网络。”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说。

“无人举报是非法买卖个人信息犯罪的另一特点。”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廖进荣说,作为上游犯罪,买卖个人信息的危害往往要经过几个环节之后,才会通过下游犯罪(如电信诈骗、非法讨债等)表现出来,而百姓更关注的往往是这些让自己利益受到损害的直接犯罪行为,忽略了犯罪行为的源头所在。

实际上,作为多种下游犯罪的源头,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危害十分严重。大量应由国家机关掌握的公民个人信息外泄,已成为电信诈骗、网络诈骗以及滋扰型“软暴力”等新型犯罪的根源,对国家信息安全和群众人身财产安全造成较大危害。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与绑架、敲诈勒索、暴力追债等黑恶犯罪合流,严重危害社会稳定。

保护公民个人信息亟待法律强化

办案警员告诉记者,在该类犯罪中,对犯罪嫌疑人的处罚也存在一定难度。

刑法修正案(七)第253条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但什么样算情节严重?现在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以后会不会?”廖进荣认为,目前的法律规定还比较笼统,需要出台相关罪名的司法解释。

同时,很多犯罪嫌疑人缺乏法律意识,并没有认识到买卖公民个人信息是违法,只觉得是“不当得利”。

北京大学法学院储槐植教授认为,当前,信息已经成为基础性价值的社会资源,因此我国亟待出台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对公民个人信息做出明确的解释和保护。

“严惩不如严查,严查不如严防。”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家弘认为,非法买卖个人信息存在主观恶意,需要严厉打击。公安部这次专项行动就是“严查”的开始,希望形成长效机制,对这类犯罪形成有效震慑。同时,相关企事业单位应该建立更规范的管理制度,“严防”个人信息泄露。

廖进荣表示,此次集中行动是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的第一仗。今后,公安部将始终对此类犯罪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维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和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在强化打击的同时,公安机关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开展源头治理,堵塞监管漏洞,完善内部管理,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

同时,相关专家也提醒广大群众,切实增强个人信息安全意识,不要轻易将个人信息提供无关人员。如果发现个人信息被泄露并造成严重后果的,要及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半月谈》2012年第9期,记者 郑明达)

看房DJ服装

克拉玛依订制西服

清远设计工作服

聊城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