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脑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金融搅了谁的和谐

发布时间:2020-06-29 17:59:55 阅读: 来源:电脑桌厂家

继“余额宝”之后又一款互联网金融产品“佣金宝”正式上线,投资者只要通过腾讯证券频道,就可以在国金证券(600109,股吧)进行网络在线开户,享受万分之二的交易佣金。根据2002年发布的关于调整证券公司佣金收取的标准:上,不得超过千分之三,下,不得低于约万分之零点九的财政的费用和交易所、结算公司的费用,佣金宝万二的佣金剔除规费后几乎零佣金,彻底打破了行业下限,此举虽有争议,却在规范标准之内,没有硬伤。国金此举,更让券商担忧的是,券商账户可以实现直接在线转户至国金证券“佣金宝”,国金将通过腾讯正面抢夺其它券商的用户资源,地域限制被打破,“窜货”这一在前电子商务时代看起来非常严重的现象现在早已成为电子商务时代最大的特征。

佣金宝上线三周,新开户人数虽没有正式得到官方确认的数字,但似乎并不如预期想象的猛烈,更多的声音是国金借互联网搅局,记者从上海多家券商了解到,已经有股民以转户为由,向营业部提出降低佣金的要求。上海一家券商营业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国金降佣虽目前未见大的震动,该产品的体验也不尽如人意,但并不清楚佣金宝随后将推出怎样新的服务,而一旦佣金宝进一步完善,其价格优势将改变行业格局。

在“佣金宝”之前,我国证券交易佣金的格局大致如下:经济最发达的一线城市和地区因为是“兵家必争之地”,佣金率早已因为激烈的竞争而下降到万分之三或四的水平;而在大多数二三四线城市和地区,仍然维持着一家独大或二到三家优势券商割据的格局,处在一种被垄断的境况下,佣金率一般能维持在万分之七以上。“佣金宝”的推出,万分之二的佣金率几乎消灭了持续多年的券商佣金大战,靠通道赚钱的经纪业务危在旦夕,这也给券商转型的紧迫性再加了一把旺火,而这种转型的紧迫性对区域性近乎垄断的证券公司来说尤为迫切。

以齐鲁证券为例。早在2003年7月,李玮到任齐鲁证券董事长,在第一次内部讲话,就明确提出"券商经纪业务由过去的收入稳定到目前的难以维持,……中国证券市场发展初期的高速增长和行业垄断所产生的暴利时代已经结束,市场化竞争时代已拉开帷幕……"随即,一系列涉及机构、用工、分配等制度的改革在齐鲁证券内部展开。2004年齐鲁证券证券交易量同比增长60%,佣金收入同比增长43%,两项增幅在券商行业排名第一位,堪称辉煌。然而十年过去了,令人扼腕的却是齐鲁证券依然依靠传统业务打天下,创新业务难有起色,很早就意识到问题的李玮显然没有很好地解决问题。

2013年,齐鲁证券的经纪业务在山东省的市场份额为48.3%,几近占领半壁江山,以山东省当地为例,该地区目前的佣金率在仍然保持在千分之一以上,济宁等地的佣金甚至达到千分之1.8。2013年,齐鲁证券经纪业务收入排名11,全年交易总额排名17,经纪业务收入与交易总额具有较大排名差距,更加显著的数据显示,齐鲁证券经纪业务收入占公司总收入比重在排名前15名的券商中,占比最大。以记者所掌握的“齐鲁证券2013年1-11月经营数据”显示,2013年1月至11月销售总收入33.10亿元,行业排名第12位,利润总额12.38亿元,净利润8.75亿元,净利润行业排名第15位。其中经纪业务总收入28.58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86%,经纪业务利润为12.00亿元,占公司利润总额的97%。

而创新业务方面,资料显示投资银行业务净收入2.06亿元,低于总收入第11位券商3亿元;资产管理业务收入1.42亿元,低于总收入第11位券商2亿元;包括融资融券在内的利息净收入3.92亿元,高于总收入第11位券商0.7亿元;自营及对外投资净收入2.38亿元,低于总收入第11位券商6亿元。

这种种公开数据都说明齐鲁证券创新业务迟迟未达到与之相匹配的位置,直到今天仍然存在严重的佣金依赖症,他们在转型路上到底遭遇了什么?

2013年,齐鲁证券刚刚经历了一轮剧烈的人事变动,公司总裁邓晖、分管资管总裁助理王峰相继离职,同时,一些核心一线部门的负责人,也遭遇同样的命运:据查之前高调从国金证券挖角的齐鲁证券研究所所长龚云华于2013年上半年黯然离职;2013年下半年投行部门深圳团队遭其它劵商挖角,而早在2012年9月,齐鲁也同样爆出人事动荡不安的报道,报道称2012年8月,齐鲁投行30余人辞职,人事大动荡。另据业内传闻,执掌公司多年的董事长李玮也可能面临变动,山东政界有传言称,等待李玮的职位是山东省国资委副主任。早在2011年,齐鲁证券试图在保代业务发力,当年3月齐鲁证券保荐代表人仅仅有18名,到11月初就增加到了47名,是当年成为投行界挖角最厉害的券商之一。按照保代年薪百万水平计算,再加上百万元的转会费,齐鲁证券为此付出的代价接近亿元。2012年年初,齐鲁又打算做一次薪酬改革,据说当时齐鲁打算动固定薪酬,而这块是保荐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虽然最后招致内部人士的强烈反对没有实施,但早已动摇了军心,造成了人员大幅离职。这些人在2011年被挖角进入齐鲁时,一定没有想到才过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薪酬变脸的速度却如此之快。之前的大张旗鼓和不到一年后的偃旗息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公开数据的主承销商承销收入来看,齐鲁证券2010年为7017.72万元,排名40位;2011年为2.27亿元,排名22位;2012年为1717.29万元,排名49位;2013年收入为2760.91万元,排名37位。只有在疯狂挖角的2011年,投行业务异军突起,但这恰如昙花一现,之后的几年的情况又迅速的被打回到解放前。

那么在其它创新业务领域,发展的又如何呢?

截止到2013年11月,受托管理资产规模为1,800多亿,约80%以上为通道业务,通道业务费率一般只有万分之二,而真正体现资管核心竞争力能够为公司贡献利润的主动投资管理业务规模(通常费率达到2%以上),未有增长反而萎缩。

2009年8月13日齐鲁证券的第一只资管投资产品—齐鲁金泰山灵活配置集合资产管理计划(B00001)(以下简称:金泰山一号)正式成立,该产品为混合型,产品存续期5年,将于2014年8月13日到期。截止到2014年2月28日,累计净值0.5810元;2010年7月6日,齐鲁证券又发行了第二只混合型主动管理资管产品—鲁金泰山2号抗通胀强化收益集合资产管理计划(B00002)(以下简称金泰山二号),该产品存续期原定3年,但由于投资业绩不佳而展期,自2014年2月24日以来,就跌破0.5元,截止2014年3月6日,累计净值0.4918。

记者将同期发行的所有混合型资管产品业绩汇总如下:

金泰山一号同期发行所有产品(2009年7月13日-2009年9月13日期间发行)截止到2014年2月28日累计净值分别为:申万2号(A50002)净值为0.9141元,东方红二号(910002)净值为1.3208元,超越理财灵活配置(890006)净值为1.0098元,中金配置(920008)净值为0.9949元,东风3号(A00003)净值为0.9860元,华泰现金管家(940008)净值为1.1938元,海通稳健成长(850004)净值为0.7299元。

金泰山二号同期发行所有产品(2010年6月6日-2010年8月6日期间发行)截止到2014年2月28日累计净值分别为:光大阳光集结号收益型一期(QS0136)净值为1.3855元,金理财泰然1号(931021)净值为0.9360元,浙商金慧1号(B60201)净值为1.4241元,紫金智富(940010)净值为1.1644元,东海精选1号(A00008)净值为0.8969元,金航1号(C00001)净值为0.9606元。

金泰山系列产品在其中的业绩表现极为不堪。

研究资产管理行业目前的成功经验表明,优秀的投资业绩主要可以通过两条路径来实现:内部良好的团队合作及培育机制或高薪选聘明星基金经理。前者需要立足于长远的持续稳定团队打造,构建良好的企业文化,后者需要有竞争力的市场薪酬机制来吸引。投资经理职业特殊性在于市场排名的公开考核,优胜劣汰,投资经理工作强度和压力巨大,但同时优秀的投资经理也是市场上炙手可热的稀缺资源。以齐鲁证券的山东国资背景,薪酬和激励机制难以与市场化资产管理机构抗衡,那么着眼于长远,内部培养良好稳定的团队就变成了唯一选择。翻开金泰山一号历任投资经理的目录发现,5年间,该产品总共换过7位投资经理,大多数在任时间都不超过1年,最短的只有2个月,尤其是第一任投资经理在任时间只有短短的9个月时间。这种更替投资经理的频繁程度,令人费解,而金泰山二号同样如此,从2010年7月6日截止到目前,同样是7位投资经理。而市场上通常投资经理的考察期为两年,这样的数字无法表明这样的人员安排是立足于长远的内部培养机制,骨干人员的频繁变动必然对产品投资业绩的影响巨大。每个投资经理都有自己适应和发挥的投资市场环境,换人过频,也会给予后来者过大的心理压力,并增加其在投资上的短期投机或无法承受业绩下滑,导致恶性循环。这种急功近利的经营方式,和投行业务如出一辙。资产管理行业是最市场化,最尊重投资经理知识才能的一个领域,显然齐鲁证券决策高层对资产管理行业的市场运作严重认识不足,以及经营的短视、激进和行政主导意识过重。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产品业绩濒临崩溃,无法向投资者交代。而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金泰山系列产品业绩迅速下滑以后,2012年以后至今,在资管业务中最具含金量的权益类主动型投资产品方面,齐鲁可以说是毫无收获,在这块所有券商都争相攻城略地的最重要战场上最早宣告失败。原齐鲁证券主管资产管理业务的总裁助理王峰,于2012年4月加入齐鲁。截止到2013年底王峰离职,资产管理受托规模从400亿迅速增长至近1800亿,但这迅速膨胀的资管规模均为通道产品。

很显然近2年齐鲁完全未将资管业务发展重点放在主动管理产品上,而这也是后来导致王峰在短短一年半就选择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究其根源,王到任时金泰山一号净值已经大幅亏损至0.73元,金泰山二号大幅亏损至0.69元,(以该系列产品2012年4月第一个产品清算日4月5日为参照日)。众所周知,主动投资型产品的历史业绩决定着后续类似产品的发行。如此不堪的业绩,后续产品如何进行推广?而王峰是当时齐鲁高管中仅有的3位市场化引入的职业经理人之一,对职业经理人的短期考核压力,只能迫使其押宝通道产品业务,而放弃需要长远培育的主动管理产品业务。有消息人士称,王峰的迅速离职主要是其资产管理业务的经营理念与新总裁毕玉国不合。可如果当初王峰押宝的不是迅速做大通道业务,而是选择长远培养一支主动投资队伍,需要的时间更长,齐鲁又是否有耐心等下去?……从这家公司几年来的经营历史来看,我们心中应已有答案。无论如何,领军人物的离去,对资管团队的凝聚力和后续经营将会造成较大的困扰。齐鲁的资管业务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2014年8月13日金泰山一号即将到期,真正导致金泰山系列产品业绩大幅亏损,严重伤害投资者的相关直接领导是否应承担责任?如果说金泰山一号是因为第一支产品业务管理经验不足导致失败,那么时隔1年后发行的金泰山二号呢?目前金泰山系列产品到期即将来临之际,投资者将何去何从是齐鲁证券面临的一大考验。

成都年会活动

成都公关活动公司

成都庆典策划公司

相关阅读